Breeze

【双花】寒夜

*一个字,虐_(:з」∠)_

    夜色寂寥如水。秋天的寒意弥散在空气里,从皮肤一寸寸侵入,浸入骨髓。无法挥去的心酸与痛楚,噬咬得心头阵阵绞痛。

    张佳乐蜷缩在床上,被子还是夏天用的夏凉被,显然不适合如今的气温。不是没的用,只是他不想换。

    他没有裹紧,随意地搭在身上,露着大半的肩膀。

    怎么不冷。

    简直冷到了心里。

    他想起曾经在百花,自己睡相一向不好,睡前塞得好好的被子一到半夜却几乎完全脱离了他的身体,然后在一片冰冷中转醒。

    后来其实也好多了,但自从那个人那天晚上来他的房间帮他掖好被子之后,他便不再仔仔细细地给自己盖好被子再入睡了。

    ――想被你多关心一点。

    ――哪怕只有一点。

    他很留恋孙哲平给他掖被子的时候触碰他的感觉。孙哲平的手很温暖很厚实,跟他的完全不一样。开始只是触碰到他颈间的肌肤,后来次数多了,会轻柔地拂去他脸上凌乱的发丝,还会轻轻摩挲他的脸颊和脖颈。哪怕只是一寸肌肤,但凡是被触碰过的地方,暖意就会从那里渗入,一点一点的,直到心里。

    或许许多人都会觉得双花私下的关系会多么亲密。其实不然,孙哲平平日里并不会对他透露出除了队友搭档兄弟之外的任何情感。

    可帮他掖被子时候的孙哲平,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 他也觉得奇怪过,那份细腻与温柔,真的不像他。若不是他好几次是醒着装睡的,他或许永远不会知道,也永远感受不到孙哲平那样的情感。

    很深沉,却又掩藏得细小到难以察觉。

    可张佳乐,他当然能明白。

    因为这不是别人,这是孙哲平。

    ――你终归是在意我的。

    记忆在脑海中一幕幕凝结,或许缓慢驻留,或许急驰而过,最终都随着内心微微的颤抖顷刻间支离破碎,然后化为水雾,模糊了双眼。

    可是,如今,你却不在我身边。

    张佳乐对冠军的追逐与痴狂无人不晓。可很少有人知道,他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,为了那份荣耀。

    他只是想,连带着孙哲平的那份一起。

    ――你不能完成的,我来替你完成。

    可他背负得太多。

    韩文清坚守十年,却有张新杰成为他强有力的臂膀;喻文州逊于手速,却有黄少天骑士一般守护在他身前;周泽楷一人独挑轮回大梁,却有孙翔成为他身前的利刃;就算是方士谦退役后独自扛起微草的王杰希,也有高英杰去肩负微草的未来。

    而他,从孙哲平退役的那天起,就只能自己去疯。甚至不顾一切。

    ――你怎么忍心,让我孤身一人。

    从百花到霸图,多少流言蜚语冷嘲热讽 直冲他一人而来。当他亲手建立起的百花彻底将他视为仇人时,当他们再次与冠军失之交臂时,当他作为一代创造双花王朝的角色却在全明星榜上销声匿迹时……

    他怎能不心痛。

    故作坚强罢了。

    反正除了你,谁也发现不了。

    他又轻轻蜷缩了了一下。

    ――你明明说好了会陪着我一直走。

    迷迷糊糊中,他听到了门锁咔哒响起的声音。

    似乎有人来了。

    但他此刻什么都不想去管,他只想这样沉沉睡去,永远――永远也不要醒来。

    “还是这么不老实。”

    那人脚步轻到几乎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 颈间传来熟悉的温热的触感。一股暖意缓缓渗透进来。

    他丝毫没有察觉出异样。恍惚中,他以为自己还在百花。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,孙哲平……也还是那个孙哲平。

    温暖的触感覆上了他的脸颊。

    “我不在就不知道对自己好一点吗。”

    你不是一直都在吗。

    “笨蛋。”

    谁是笨蛋啊。

    手拂过他的颈间,捻揉着一簇发丝。

    许久无言。

    “你呀,真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。那人在眼睛上落下轻轻一吻。

    “加油……我的乐乐。”

    周围的空气似乎渐渐转凉。那人到了门口似乎又停顿了一下,低喃说:

    “在霸图要好好的。”

    霸图?

    霸图……

    张佳乐忽然清醒了。

    “孙哲平!”

   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,张佳乐就已经跳下床冲向门外。

    寒气骤然将他包围,透过他单薄的衬衣,再次浸入五脏六腑。颈间残留的余温,此刻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 他望着走廊,黑暗、冷清,空无一人。

    ――这里是霸图。

    仿佛连站立都没有了力气,他缓缓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 真的好冷。

    连眼泪划过脸颊都显得格外滚烫。

    ――大孙,我好想你的,你知不知道。

评论

热度(15)